画凌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博看小说网www.arkansaspoetlaureat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孩儿今日前来,有一事相求!”李亨跪在李隆基面前,声泪俱下。

“何事你且说来?”李隆基疑惑道。

“韦坚竟私会边帅,这是孩儿万万没有想到的!”李亨一边痛哭,一边严肃地斥责道,“孩儿早已与韦坚之妹情义不睦,韦坚又犯下如此重罪,国朝不可以亲废法,还请阿耶准许我与韦坚之妹断绝夫妻之名。”

李隆基面色如常,看着李亨,叹了口气说道:“她是你之妻,你这又是何苦了,你自己做主吧。”

这话的意思就是,肯定要废的啦,但是我李隆基得拿出一副很仁慈的嘴脸,让你自己决定,如果你决定离,万事大吉,皇室颜面保住了,如果你不决定离,那就对不起了!

见李亨依然在哭,李隆基继续说道:“我知晓你没有参与进来,这件事你是被冤枉的,遭此牵连,心中并不好受,不要太在意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李亨心中狂喜,但依然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。

“孩儿辜负了阿耶,孩儿心中万分愧疚,孩儿这就去与韦氏断绝了关系。”

“我是不会轻信那些谣言的。”李隆基依然很温和地对李亨说道,“这些天你也累了,快回去好好歇息吧。”

李隆基俨然一副慈祥父亲的嘴脸,但如果真认为他是个慈祥的父亲,那恐怕坟头的草要长高了。

李隆基可是有一日杀三子的记录,其中一子还是前太子。

“是,不打扰阿耶了,孩儿告退。”

李亨开心得恨不得狂奔回太子别院,看来三郎没说错啊!

刚出南薰殿,李亨却遇到了李林甫和杨慎矜。

两人立刻行礼: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尤其是李林甫,对李亨的态度简直是倍加亲切,就像关爱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。

“右相有礼了,杨御史有礼了。”李亨挤出微笑,“我还有事,先告辞。”

李林甫连忙道:“殿下气色不太好,要不要我派人送点草药过来?”

李林甫表面这么说,心中却在想着,太子啊太子,你今日可算是完蛋了!

“多谢右相的美意,心领了。”李亨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过了片刻,李林甫和杨慎矜见到了李隆基,并呈递上这些天的审问奏报。

李隆基看完后大怒:“好一个韦坚!还有皇甫惟明!朕对他们不薄,他们胆敢私下勾结,图谋不轨!”

李林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历史小说推荐阅读 Mor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