沧海狂龙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博看小说网www.arkansaspoetlaureat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司马镇南可不敢与兄长抢妻,他参加擂台不过是为兄长扫平竞争对手,然后主动把头名让给兄长。

司马镇北看向父亲,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燃烧。

“父亲,就这样让他走了?这不公平。

当年我的十万禁卫军,为了护送幼公主一路逃亡,如今就剩下千名弟兄,三弟镇西也牺牲了,我们司马家对幼公主恩同再造。

你看看她,为了一个外人,竟然冲我发孩儿发火,更置二弟之仇不顾。”

司马如山胸中怒火冲天,可表情却相当的平静。

眼中的仇恨也不过一闪而过,拍了拍司马镇北的肩膀。

“北儿,莫慌,如今在这铜锣山,除了你手下的禁卫军,别的也不过是一些大臣的护院,这些乌合之众,如何与你的禁卫军相比?

这里的天并没有变,还是我司马家说了算。

她毕竟是公主,今日就给她点面子,日后,北儿定要将那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贼子碎尸万断。”

“是,父亲。”司马镇北斩钉截铁地应道,双手一握,骨头发出咯吱响声。

所谓的宫,不过一圈土石垒起的围墙,里面有几间崭新的木屋而已。

这跟大瀚皇宫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看着自己的宫,纪香云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“也不知,何时才能攻入皇宫,解救皇兄。”

纪香云愁容满面,巧儿赶紧劝慰道:“公主,不必气馁,如今驸马来了?他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有人帮公主分担压力,是巧儿最乐见其成的事,只是不知道,这位天上掉下来的驸马爷是英雄还是草包。

如果是草包那就完犊子了。

提到驸马,纪香云和巧儿不约而同地看向正躺在凤榻上的昏迷奇服男子,眼神中都流露出疑惑和复杂。

“公主,你说他是从哪来的?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,巧儿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”巧儿道。

纪香云微微摇头,列祖列宗赐下的,管他是从哪来的。

她更担心的是,司马父子不会放过他。

纪香云微微叹息,“身为公主,我连自己的男人都保护不了,巧儿你说本宫是不是很无能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巧儿不知如何宽慰公主。

事实上,公主已经被那几个一并逃到这里的昔日老臣给架空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还是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历史小说推荐阅读 More+